遙指夢裡村──【張曼娟成語學堂2】編者序◎張曼娟成語學堂影音檔

《美女與野獸》的故事,並不是我聽來的,也不是讀來的,而是一張圖一張圖拼起來的。那年我約莫七、八歲,剛從午覺中醒來,卻還沒獲得起床許可的時光裡,常常,我和弟弟躺在父母親的大床上,翻閱著母親從教會領回來的,國外捐贈的書籍雜誌,打發時間。有一本彩圖鮮亮飽滿的圖文書,上面的文字既不是中文,也不是英文(可能是德文或法文),而彩圖完全魅惑住我。一個父親與三個女兒,住在一幢簡陋的房子裡,父親背著包袱要出門了,他和三個女兒話別,最小的女兒親吻了他。接著便是回程時,父親遇見的風雨交加;一座陰森而華麗的古堡;滿桌豐盛的食物;花園裡開滿各種顏色的玫瑰花;父親伸手採下一朵鮮豔的玫瑰,剎時,天黑了,閃電打雷,一個可怕的怪獸出現,玫瑰驚恐的墜落在地上。啊!我和弟弟一齊叫出聲,鑽進被子裡,又笑又叫。

故事書是國外捐贈來的,故事是自己拼出來的,但,那種樂趣是無可取代的。我們有自己的版本,關於野獸大變身的故事,或是偷取玫瑰的愛情故事,在半夢半醒之間,沒有電玩也沒有電視的歲月裡,一本無法閱讀的故事書,給了我們一座如夢似幻的村莊,成為我們最瘋狂的遊樂場。

如果真的有一個叫做「夢裡村」的地方,會讓我們的夢想實現嗎?會牽引著不可能的相逢嗎?會看見通往未來的階梯嗎?夢裡村的居民,應該就是一個又一個既年輕又古老的故事吧。

繼【張曼娟奇幻學堂】與【張曼娟成語學堂-1】之後,我們再度敲開了夢裡村的大門,仍然是很會說故事的四位創作好手,將成語典故與嶄新的故事結合,推出了【張曼娟成語學堂-2】。

高培耘在第一本成語故事中寫的是《尋獸記》,這次,她可真的要帶我們去尋獸了呢,一個叫小光的小男孩,遺失了他最好的朋友,一隻叫做「嘟嘟」的白狗。他想盡一切辦法要把狗狗找回來,卻一再落空。在這個世界上,很多東西失去了,是不是就永遠找不回來了?像是他的胖嘟嘟;像是他最愛的外婆的記憶力,彷彿都找不回來了。但,總有一些什麼,是永遠不會失去的吧?在培耘的《胖嘟嘟》裡,這是小光的功課,也是我們的追尋。

張維中在第一本成語故事中寫的是《野蠻遊戲》,十分驚險刺激,這本新書《完美特務》,又是怎樣的一場特別任務呢?三個性格不同的好朋友,成天抱怨著「無聊啊,真無聊!」現實生活中必須做自己不想做的事,不是補習,就是學才藝,如果可以生活在電動玩具的世界裡,應該再也不會無聊了吧?他們的夢想成真了,嚴苛的考驗接踵而來,原來,電玩的世界比真實世界更加冷酷無情,必須要同心協力,才能闖關成功。而他們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,重返再也「不無聊」的真實世界。

黃羿瓅在第一本成語故事中寫的是《我是光芒!》,校園中可能產生的各種社交與人際關係,這一次則是一個跨海尋親的故事。生長在美國的叫做山米的少年,帶著他的身世之謎,來到台灣,與一群並無血緣關係的人生活在一起,而他們似乎是他尋親的唯一線索。連那隻叫做浪花的小狗,也成了山米的好哥兒們。《山米和浪花的夏天》,一個不長不短的夏天,河與海交界的淡水小鎮,聆聽著潮汐的聲音,山米能找到他的生身父母嗎?或者他還能得到更多更多,超乎想像?

孫梓評在第一本成語故事中寫的是《爺爺泡的茶》,一曲溫馨又感傷的離別賦。告別,也是這本新書《星星壞掉了》的重要主題,卻是很難面對的事。國中生小傑有溫暖的家庭,有和諧的校園生活,還有繪畫的天賦,只是沒人發覺他內心的那個傷口,多年前的某個夜晚,滿天星星都壞掉了,一點也不會發光。那場大地震,幼年的小傑無法與爸爸告別,什麼也不能挽回。當媽媽準備再婚時,那如琉璃易脆,又如海洋深邃的少年的心靈坍塌了,他必須啟程,一場命定的告別之旅。

依然是讀著故事學成語,而我們還想跟孩子分享更多,怎麼與寵物建立獨特的情感,還要學會分離?如何體貼老人家的心情,當他們的記憶一點一點失去?所謂的完美其實並不存在,不管在真實或虛擬的世界中,如果不能互助合作,怎麼能夠挑戰未來?成長不一定得失去對人的熱情與付出,當你主動伸出臂膀,不就有機會擁抱世界?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傷口,有的人選擇流淚,有的人卻選擇微笑,你會怎麼選擇呢?

四位創作者都真誠的寫出了他們珍愛的故事,而我只是個牧童似的指路人,想要溫暖的安慰;想要成長的啟示;想要落淚的感動;想要歡笑的趣味──借問故事何處有?牧童遙指夢裡村。

謹序於2009年白露之前•台北城

[回上一頁]